墨浛mo

微信,微博,QQ,乐乎,统一ID:墨浛mo

撒花撒花,嘉成本终于诞生了!!!

墨墨整个过程都没参与到。。惭愧😳😳

不过,想要本的小可爱们,就快快行动吧!

野生搞事组:

我们抓住了4月的尾巴(灬ꈍ ꈍ灬)

因为搞事组的童话晚安本,终于本宣了!

真是值得“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大好日子!小野生难得早起一次(众:hhhh!皮下君:9点不早吗!不早吗!)就得到了这么好的消息!

小野生第一次如此兴奋的搓手手,旋转跳跃甚至想来一个托马斯旋转,外加一个breaking的大地板动作🎉

为了感谢各位小可爱对野生搞事组的喜欢与支持,我们还做了许多周边供大家选择呢嘿嘿嘿嘿✨
(是的,就是上次征求各位意见的周边公告)

那么,言归正传

戳戳戳戳它↓
试读点这里

两章试读各位品的怎么样ʕ๑•㉨•๑ʔ❀
如果你心动了
那么心动不如行动呀(✪▽✪)

晚安本唯一购买联系渠道,QQ群:493967586
(温馨提示:加群时会有超级简单的一个问题呦)

我们准备了AB两个套餐任君选择🆎
套餐🅰¥68
晚安本,赠送钥匙扣×5,书签×2,贴纸a6×4
套餐🅱¥108
晚安本,赠送钥匙扣×5,书签×2,贴纸a6×4,2019台历×1,明信片×9,笔记本×1

预售时间为一个星期,各位小可爱快快行动起来

如果有疑问可以私戳或者评论小野生进行提问哦(´-ω-`)

小野生在群里等你们哦(o^^o)

风里雨里群里等你\(//∇//)\

在这里小野生要再次感谢各位的支持,小野生爱你们(ɔˆ ³(ˆ⌣ˆc)

开心!搞事组翻出了筹备已久的故事

墨墨因为学业原因,已经很久很久没写过文,也没参加过组活动了……

不过,小姐姐们的活动,我会打call滴!


希望大家会支持,要多多参与哦(´-ω-`)

野生搞事组:

(つ•̀ᴥ•́)つ*:・゚✧各位小可爱们2018年新年快乐啊!祝你们万事如意,新的一年经常被爱豆翻牌牌,身体健康,快快乐乐,学生党学业有成,工作党事业顺利
🎉恭喜发财,小心心❤️拿来~哈哈哈小野生说的小心心当然是以后给各位写手小姐姐们的点赞啦
( ੭ ˙ᗜ˙ )੭谢谢你们了!


新年之际我们搞事组当然不会安静✧٩(ˊωˋ*)و✧
我们把筹备了大半年的童话小合集搬了出来,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呢(/ω\)害羞


本次参与人员如下,排名不分先后️⬇️
@玖樂  @indifference  @四四格  @+×哒哒么~  @Eunice_余妄  @星落如雨  @小仓鼠变大王  @白米饭是最好的白米饭  @电饼铛dang  @许玮晨  @夏蝉与猫  @七朵西兰花  @白米糍粑  @饭团子
【PS这里包括写手和画手哦(´-ω-`)】


我们准备出童话小合集的本子,不知道各位小可爱们有没有感兴趣要收的呢✨顺便我们会根据画手小姐姐的图做钥匙扣、日历和贴纸,大家也可以考虑一下哦(´-ω-`)


这是我组第一次做本子(*'▽'*)♪承蒙各位抬爱,我们铭记在心,无以为报只有用更多更好更让各位满意的文来回报大家,小野生在这里鞠躬了(灬ꈍ ꈍ灬)
❗️如果有感兴趣收本子的可以在评论区扣1⃣
❗️如果有感兴趣收周边的可以在评论区扣2⃣
【周边=搞事组自制钥匙扣、日历和贴纸】


新的一年欢迎各位小可爱提出宝贵的意见,我们都会虚心接受(*˘︶˘*).。.:*♡

静等三年后……

野生搞事组:

#野生搞事组#
昨天的“猜猜我是谁”活动进行的异常顺利👏👏👏
感受到了小可爱们的热情!不禁让小野生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今天是一则超级有爱超级正经的呼吁😜
这是爱的呼唤是心的召唤✨

作为搞事大队,需要各位展现十八般武艺,我们也是卯足了劲通通上手,亲力亲为,无奈作为美工和剪辑小白,我们也(摊手ㄟ( ▔, ▔ )ㄏ)嗯你懂的!

我们急切需要有这两项技能的小可爱来加入我们
【尤其是会剪辑音频的小可爱们!看到我如此期待的眼神了吗!(๑˙ー˙๑)】
让我们一起搞事!一起开森的玩耍!

如有意向的小可爱请私敲我们的公众号或联系 @indifference 阿眠, @Eunice_余妄 旺仔哦(´-ω-`)【鞠躬🙇】






最后,灰常欢迎可爱聪明又机智的写手们来加入我们哦(´-ω-`)

小姐姐们搞事情,我继续学习,静等三年后……

野生搞事组:

沉寂了几天的我组又浮出水面了,当当当当(灯光准备✨)

欢脱如我组!造作如我组!搞事如我组!

是这样没错的,看我正经脸_(:з」∠)_

康忙北鼻,来次够!ԅ(¯﹃¯ԅ)

这次活动详情见小姐姐纯手打的规则
此刻应该有掌声👏(๑•́ωก̀๑)

欢迎大家踊跃参加~Let's do it!



2017年10月4日晚8点(20:00)尽请期待

参加人员如下: @indifference  @四四格      @白米饭是最好的白米饭  @许玮晨  @夏蝉与猫  @陌上烟瑶  @XWi-FiPING   @三朵西兰花  @痕也  @星落如雨  @斑尾塍鹬 

说明


       明天,墨墨就要开学了,就是明天,要进行恐怖的军训,为了那该死的军训,我还……剪了短!发!😭😭

       马上就要走了,心里难免会舍不得,舍不得群里面的小姐姐们 @夏蝉与猫  @一朵西兰花  @许玮晨  @四四格  @indifference  @跳海不爬树的石眠  @偏摘桃花换酒钱  @换个伪装来爱你  @星落如雨  @+×哒哒么~  @痕也 ,舍不得世界上最好的爸比 @小仓鼠变大王 和霸霸 @白米饭是最好的白米饭 ,舍不得我最最爱的姐姐 @XWi-FiPING 和哥哥 @Eunice_余妄 ,还有我最好的C P兔子 @30M的班尼兔 ~还有跟我一起在拼命学习的斑斑姐姐 @斑尾塍鹬 和烟瑶姐姐 @陌上烟瑶

        不要忘记我~我会想你们的,我也会好好学习,度过最后的三年!等着我三年后,回来跟你们一起继续搞事情!!!我们是野生搞事组@野生搞事组 !一群爱搞事情的写手!

      还有,我们的垚垚姐 @紫海 ,我们都超喜欢你写的文,还想看的呢~希望还有后续~

      最后,我爱你们~❤❤❤等我回来~
  

【写手挑战】

哈哈哈,好像除了我,就没人写磊凡了,不过,很开心,能和小姐姐们一起搞事情

野生搞事组:

在一个月零三天的漫长等待下,我们的写手挑战活动顺利降生啦〈撒花🌸〉


皮下君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言归正传,在各位写手“亲妈”的孕育下(是的,虐文也
是亲妈~不接受反驳)满怀欢喜迎接它们


我会说,各位在后二十天才开始动笔吗?我这么善良当
然不会说,不过我刚刚好像暴露了什么,没关系啦~


想想催(zuo)稿(deng)的时候,忍不住一把辛酸泪
啊!!! @斑尾塍鹬 没有辜负你的期望哦!


废话不多说,大家迎接它们的降生吧!



甜组
One @换个伪装来爱你 【嘉成兄弟】
雨夜


 
Two  @我嗅到了一股结婚的味道 【嘉成兄弟】
如梦之梦


@一朵西兰花 【嘉成兄弟】
嘉成亦嘉诚


 


Three  @痕也 【嘉成兄弟】
那个大佬


@墨浛mo 【磊凡】


曾经的约定


 


Four  @白米饭是最好的白米饭 【嘉成兄弟】
你这样爱我


 


虐组


One  @+×哒哒么~ 【嘉成兄弟】
我的恋人



 


Two  @30M的班尼兔 
放生


@星落如雨【嘉成兄弟】
因果劫



 


Four  @夏蝉与猫 【嘉成兄弟】
你这样爱我



 


Five  @Eunice_余妄 【嘉成兄弟】
心在跳随你跳


 


 @XWi-FiPING【嘉成兄弟】
 那就这样吧


 


 


——————————————————————


好了,感谢大家的观看,一些遗漏的文章我们会和作者商量过后,找时间补上。


 


皮下小姐姐现在要哭唧唧的去刷碗了,祝大家看文愉快!


 

放生(be)

同意,兔子,你太狠了,心疼死我了……
每一个好过的

Eunice_余妄:

怎么说……要不要这样啊!!!心疼年下组,唉
悄悄的打了个酱油,目测没几位发现的😜
兔兔你果然是后妈!这样虐的我肝疼!


30M的班尼兔:




写手挑战虐二


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结尾




赵磊和伍嘉成到的晚了一些,满堂宾客早已入席就座,两人隔空跟韩沐伯点头打了个招呼就忙着找座位,伍嘉成感觉衣角被拽了一下,低头寻找力道来源——心脏急剧紧缩,四目相接,像跌进了浩瀚的海里,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呼吸都有些急促。

“坐这儿吧,沐伯特意给你们留的。”

“谢谢。”

“不必,谷嘉诚,沐伯的发小。”

“啊?伍嘉成,沐沐的大学同学,很高兴认识你。”

“嘉成,认识你,很高兴。”



“韩沐伯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余妄小姐作为你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

“我愿意。”

“余妄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韩沐伯先生作为他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我愿意。”

赵磊下意识的去抓身旁伍嘉成的手,却没有感觉到回握的力度,侧头却看到,伍嘉成和另一侧一个异常英俊的男人目光的胶着,赵磊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



那场喜宴,赵磊味同嚼蜡,伍嘉成魂不守舍。当天夜里,赵磊洗完澡后,就着床头昏暗的灯光细细的看着已经合了眼的伍嘉成,睫毛微微的颤动着,其实你并没有睡着,所以,嘉成,你在逃避什么?



两人在一起的三周年纪念日,赵磊买了一对铂金戒指,做了一桌伍嘉成爱吃的菜,关了灯,点了蜡烛,插了玫瑰,静静的在黑暗中看着蜡烛一点点燃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伍嘉成第二天早上天刚亮就推开了家门,桌上摆盘精致,两只高脚杯,一只已经空了,另一只还盛着红酒,烛台的红油像泪滴一般,桌上有一张便签:“嘉成,不用自责,你没有犯错,祝你幸福,我们分手吧。磊。”

伍嘉成捏着便签泪如雨下,对不起,磊磊,我管不住自己的心,也请你一定要幸福。



赵磊带着不多的行李来了内蒙的一个小镇,不同于南方的那座城市,这里的冬天特别漫长,寒风凛冽刺骨,冻的人思绪都结了冰,日夜浸脾侵骨,那张带着两颗尖尖的虎牙的笑脸一直萦绕在眼前,折磨的他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后来,他学会了抽烟,夜半倚在窗边的一支烟,总能安抚些一直悬在心头的思念,烟雾缭绕中,那张总是生机满满的笑脸活灵活现,嘉成,我在远方画地为牢,禁锢着自己不去打扰,请你一定不要辜负我的成全,你一定,要幸福啊。



郭子凡在这座小镇开始泛起绿意的时候按响了门铃,赵磊住进来半年多,第一次听到门铃的动静,反应了半晌才省的去开门,门打开的瞬间就被捞进了一个并不算宽拓的怀里

“磊磊,你瘦了好多。”

“你怎么找到的我?”

“只要用心找,这个世界并不算大。”

两人在阳台上躺着看夜空,星星点点,别样吸引人,郭子凡伸了个懒腰,手指无意中触到了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随手一勾,竟是一盒缺了一半的烟,郭子凡眼眶立马红了

“磊磊,你又何必这么苦着自己。”

“不苦,我与他,没有爱而不得,不过是我舍不得他纠结,选择了成全,放开却没放下,我需要时间。”

“磊磊,能不能试着接受我,这么多年,我始终不说,可是如今,我能不能跟你求个机会?”

“子凡,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缺的那块儿你补不齐,你对我而言很重要,我不想让你承受一个不完整的我和一份残缺的感情。”



郭子凡在小镇陪了赵磊数日,拉着他把小镇里里外外走了个遍,两人在小镇外的草原上尽情奔跑,跑到脱力后一起瘫在草地上闻着青草发芽的香味看头顶的蓝天白云

“磊磊,明明爱而不得的是我,可我却还是觉得你孤单的让我难过。”

“别惦记了,你总在我这里频频回顾,怎么走得了以后的路。”

“磊磊,如果有一天,你想找个人走以后的路,回来找我,或者告诉我,我来找你。”

“子凡,不用等我,或者爱情,或者感情,或者只是陪伴,我都不会向你要,别等了。”



郭子凡在北方明烈的夏季到来之前离开,赵磊站在窗前看着郭子凡越走越远的背影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子凡,你的深情,我不忍枉负,但愿将来你能明白。



小镇三十公里外有一个牧区,牧民们居住的极其分散,方圆几十里内只有那么一户人家,赵磊一次无意中去那附近闲逛的时候,正好遇上这家牧民夫妇在赶羊群进圈时男主人摔伤了腿,送伤者去了医院,看着夫妇二人手足无措实在可怜,又帮着忙前忙后在医院一顿折腾,牧民热情朴实,至此记下了赵磊的好,康复出院后常常叫赵磊去家里做客,一来二往竟然也生出了几分情谊。

牧民夫妇家里养了几匹马,赵磊看李叔放羊时骑着骏马在草原上策马扬鞭,眼馋不已,央着李叔教他骑马,李叔本来担心他不熟悉马性磕碰着,没想到赵磊竟然悟性极佳,骑着马儿跟在他身后溜达了一下午就学了个大概,等到傍晚时,已经可以扯着缰绳在草原上奔腾了。


十一

焉栩嘉大学毕业后因为不满意父母安排他接手家族企业,赌气一个人背着行囊随意买了张车票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游荡,火车到终点站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一荡竟然直接荡到了内蒙的锡林郭勒,无所谓的耸耸肩,下车找到当地租赁公司租了一辆吉普,硕大的背包往后座一甩,一脚踩到底顺着一条路漫无目的的往前开,开着开着,竟然脱离公路开到了草原上,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真正的草原,放眼望去满是绿色,激动的他将音响扭到了几乎炸裂耳膜。

吉普发动机咆哮着的声音,草原上的风呼啸而过的声音,音响炸裂的声音……焉栩嘉在激烈的节奏里驾着车飞飙,远处一人一马忽然闯入了视线,马上的人纤瘦轻盈,随着马匹的颠簸发丝飞扬,长长的黑色风衣鼓了风在身后飘荡,焉栩嘉有些愣怔,这忽然出现在视野里的人,怎么跟画上走下来的一般梦幻?

十二

赵磊在草原上尽情的骑了一圈,回李叔家吃了顿喷香的手扒肉,绕到屋后打算取车回镇里,结果一转弯就看到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倚着一辆吉普叼着根狗尾巴草站着,看到自己立马笑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
“嘿,哥们儿,可能你得负个责。”

“啥?”

“我对你一见钟情,见色起意。”

“啊?”

“我看上你了。”

“有病?”

“没病,我说的是真的。”

赵磊被忽然从天而降的莫名桃花雷的外焦里嫩,瞪着眼睛呆杵在原地反映了半天,焉栩嘉趁着这个功夫仔细的盯着眼前的人看:一双眸子比夜空中缀着的星星还要耀眼,皮肤白净的不像话,一双唇更是夺目,厚嘟嘟的微张着,一副吃惊坏了的表情,不过真的是太瘦了,脸颊上没有一点肉,焉栩嘉竟然开始心疼。


十三

“让开”

“干嘛呀,同不同意总得给个回话啊。”

赵磊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摸出车钥匙不打算再接茬儿,侧身而过的时候却被扣住了肩。

“焉栩嘉,刚从深圳来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都这个点儿了,赐个容身之处呗。”

赵磊本就是个软心肠,看着对方含了几分乞求的眸子思索了片刻还是点了头,两人一前一后开车回了镇里。

十四

焉栩嘉在赵磊的住处住了下来,一点都没有搬出去另找地方的打算,赵磊被他嬉皮笑脸逗得烦了,或真或假撵了他几次,但每次都被他插科打诨的揭了过去,再后来,赵磊也懒得再提这回事了,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收留个人而已,他权当做好人好事了,只是和焉栩嘉约法三章,让他给自己的嘴安个把门儿的,不许什么都往外秃噜,焉栩嘉每次严肃保证,但是坚决不改,总是隔三差五的不着调乱说,日久天长,赵磊被撩的都麻木了,连白眼都懒得翻一个。

十五

赵磊以前做高级咨询顾问,手里积蓄可观,而焉栩嘉的父母疼他,虽然他拍拍屁股跑的影子都逮不着,但到底舍不得拿他怎样,手里的卡照样任他随意的刷。两人终日无所事事,闲的无聊就开着车出去乱逛,最常做的还是去李叔家骑马,两人都是长身玉立的主,骑在马上跑起来的时候画面十分养眼。两人骑着马在草原上你追我赶,一个清灵一个低沉的笑声几乎洒遍了整片草原,焉栩嘉总是有意的落后赵磊一点距离,看着赵磊的笑颜满心熨帖,他知道赵磊心里有块儿不肯示人的疤,多少次夜里醒来看到赵磊或者倚着窗,或者盘腿坐在阳台上夹着一支烟在夜色中望着窗外发呆,连影子都透着浓浓的伤感,他多想走过去把对方搂到怀里,揉碎赵磊满身的寂寥,却还是生生忍住了,赵磊对他的过去绝口不提,自己没有那个主动闯进去的勇气,他怕被赵磊判出局。

至少我的存在能让你少些孤单,焉栩嘉看着赵磊的笑颜默默的想。

十六

一天晚上,两人正躺在阳台上看着窗外没边没际的瞎扯,忽然电闪雷鸣,紧接着就是一场瓢泼大雨,然而整个过程持续了不足一个小时,大雨便收了势。赵磊随口说了句想出去呼吸口新鲜空气,下一秒就见焉栩嘉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穿衣服,走,我们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去。”

两人开车直奔镇外的草原,在草原上大口的呼吸着散发着泥土和青草气味的空气漫无目的的走着,焉栩嘉照例跟在赵磊稍靠后的位置不时看着赵磊的侧脸。忽然赵磊大喊了一声

“站那儿别动。”

“磊磊怎么了?”焉栩嘉被赵磊一声喝止喊得堪堪止住了脚。

“我踩到了淤泥里,你别过来,往远处走。”

“我拉你上来。”

“你别过来,往远走,万一是沼泽地的话你拉不出去的,而且这附近也不安全,你拉我自己也有可能会陷下去,快往远走,别过来。”赵磊说话的功夫已经陷下去了一截。

“把手给我!”焉栩嘉不退反进,跨前一步拽住赵磊的手试着往出拖人,但却低估了这潭淤泥的功力,不仅没拽动赵磊,自己也跟着陷了进去,赵磊急红了眼,不停的推着焉栩嘉,试图把还未深陷的人推出去,焉栩嘉却死死禁锢住了赵磊的两条胳膊,盯着赵磊的眸子一字一句说道

“磊磊,如果我们还有明天,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好。如果能出去,我答应你。”赵磊猩红了双眼。

焉栩嘉牵上了赵磊的手,两人紧紧握着双手,身子一寸寸往下沉,交握着的双手满手心冷汗。

“磊磊,我爱你。”

“我知道。”

“给我个机会,你试着接纳我好不好?”

“好。”

淤泥没了腰,眼看就要上到胸口,两人忽然惊喜的叫出了声。

“磊磊,我踩到了硬处。”

“我也是,嘉嘉,我们不再往下陷了。”

四目相对,满是劫后余生的欣喜若狂。

十七

“天亮了会有牧民出来放牧的,在这之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听过之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好,我听着。”

天放亮的时候,赵磊终于讲完了自己的那段三年的过往,不远处传来了牧民嘹亮的呼喊牲畜的声音。两人放开嗓子大喊,总算引得了注意。

路过的老伯十分老练的扔给了他们绳子,一边系在马匹上,将两人一一拖了出来,两人对老伯鞠躬感谢,老伯不甚在意的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跨上马走了。

焉栩嘉一个跨步,将赵磊揽进了怀里

“以后我陪你。”

十八

焉式集团忽然因为一些政策变化出现了动荡,接连多日霸占财经版头条位置,焉栩嘉夜夜难眠,赵磊火速联系当地中介卖了房子,简单收拾好东西,将焉栩嘉和行李箱一起甩到了车上。

“磊哥,你什么意思?我不走。”

“嘉哥,我陪你回去,我们一起走。”

十九

工作起来的赵磊如同阿修罗附体,认真冷静到几乎不近人情,焉栩嘉却更为迷恋,原来,这才是自己深爱之人闪光的一面。

焉栩嘉大学毕业后便跑了路,对企业经营管理几乎一无所知,更不要提如今的突发危机,赵磊在公司各部门的配合之下在短暂的时间内平息了这场动荡,几乎成了业界危机公关的教科书。

二十

焉栩嘉拉着赵磊的手走进了焉家大宅,对着父母直挺挺跪了下去,却暗中使力拦下了要往下跪的赵磊。

“爸,妈,我听从你们的一切安排,但是我要和他在一起。”

二十一

“为什么你爸妈那么轻易就同意了我们在一起?”

“因为他们疼我,更因为你足够优秀。”

二十二

总有些避不开的见或不见,赵磊回厦门探望年迈的爷爷奶奶,陪二老在公园里散步时遇到了伍嘉成和那位异常英俊的男人,两人中间牵着一个瘦的像豆芽菜似的小鬼,看样子似乎四五岁的样子。赵磊和伍嘉成驻足对望,伍嘉成的眼睛里点点凝露

还是那么爱哭

二十三

“嘉成儿,好久不见。”

“磊磊,你,瘦了。”

“你也是。”

“我们找个地方说说话吧,这么久,你去哪儿了?”

“不用了,我先走了,家里有人等。”

二十四

“喂,你好,哪位?”

“你好,我是谷嘉诚,赵先生,方便出来坐一坐吗?只有我和你。”

二十五

两人在一间清吧的包厢对坐,谷嘉诚盯着赵磊一字一句开口

“对不起,这么长时间,这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

“不必,如今我和你和他,都已经没关系了。”

“你离开后,嘉成找了你很久,其实他并不好过,后来,我们去福利院遇到了小蕾,那孩子因为一些先天性的隐患一直没有人收养,嘉成看他瘦小的像只猫一般,牵肠挂肚放不下,我托人办了手续,将孩子领养到了名下。这两年一直在给孩子医治,嘉成总说要把小蕾治好,养的壮一些。那天见了你,这两天他的状态一直不好。”

“我如今很好,也有人陪伴,替我给他带句话,放了自己吧,谁都没有错。”

二十六

焉栩嘉多少次午夜梦醒倚在床头看赵磊的睡颜,赵磊的心里有一块儿残缺,任他一直以来千方百计也填不齐,以前他只想着求人,而如今,他越来越贪心,他想求心。

二十七

焉栩嘉自以为不着痕迹的步步紧逼,赵磊偶尔的沉默和放空,只要他注意到,就会缠上来将人压到身下,磊先生,在我的床上,要专心。

二十八

年底公司年会后,两人都喝了不少酒,走到地下停车场打了电话叫代驾,赵磊正要往车的方向走,焉栩嘉一步跨到他面前单膝跪地,手里拿了枚戒指

“磊磊,我们结婚吧。”

“嘉哥,你喝多了。”

二十九

嘉哥,我们结束吧,我要不起你的陪伴了,对不起,我始终无法爱上你。

三十

赵磊背着摄影器材在北欧采风,如今的他是一名知名的旅游博主,在世界的各处走走停停,走了很远的路,看了很多的风景,更新的文字里全是洒脱,似乎从来不曾经历过悲欢离合。

三十一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END——————


【磊凡】曾经的约定(HE)

写手挑战之甜3
以一句话结尾,此话为「对不起」

正文:

我轻轻地尝一口你说的爱我
还在回味你给过得温柔
我轻轻地尝一口这香浓的诱惑
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题记

       “老板,一杯想你。”坐在台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满二十五岁的郭子凡。

        修长好看的手端起了面前的那一杯酒,放在嘴边轻眠一口,面带苦笑,短短几秒的时间,泪水就溢满了眼眶,忍不住的想要流下。


         思绪飘到了十年前……


         那时的自己还在上初中,有一个姓赵名磊外号步桐频的少年陪着自己,一起笑,一起闹,一起恶作剧,一起学习,一起参加比赛,一起干所有所有的事……自己总是一副积极乐观向上的样子,可谁又知道,他的内心深处,也是很复杂的,除了赵磊知道外,真的就没有谁会知道,就连自己的父亲,也从未知道过。


          因为自己还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初中生,又因为从小父母离异的原因,自己从小也很懂事,从来不会惹是生非,只会按部就班的做好自己的事情,直到九年级,那样平静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不再平静,也变得不再平凡。



        九年级,对于初中生来讲特别重要的一年,都会安安稳稳的去学习,谁会去转学,换学校学习呢?更何况还是从国外转回来,参加中考,用一年的时间去学习人家整个初中的知识。这种事情对于学霸郭子凡来讲都不一定会做到,然而,这个转学生却做到了。



        转过来才一个月,就在刚才的月考中,成绩刚出来,就让郭子凡,老师还有同学们都大吃一惊,才一个月的时间,赵磊的成绩居然和第一的郭子凡相差一分这件事,让老师对这位转学生从此刮目相看。


         从此,这也勾起了郭子凡的好奇心,这俩人表面上是勾肩搭背的好兄弟,一起到处浪,可暗地里却在拼命的学习。就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期末考试。


         那天下午,考完最后一门外语后,郭子凡收到了赵磊的短信,上面说:

         傍晚六点,兔子🐰咖啡馆见。

        郭子凡的眉头皱了皱,心里一直在嘀咕这家伙想干啥,可还是选择了去。

        傍晚六点……

        郭子凡准时来到了    兔子🐰咖啡馆     ,只见赵磊早在一张靠窗的位置坐着了,郭子凡也没多说什么,就抬脚进了咖啡馆,走到了那张桌子前,很自然的坐到了赵磊的对面。然后,开口问,


      “你找我有事吗?”

       “嗯,我也不是什么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我们就直接明说吧。”


         郭子凡点了点头,意识赵磊继续说。


        “子凡,从我转学过来,我就能明显的感受到,你,对我有敌意,是因为我来了,你就不再经常考第一了,对吗?每天晚上你是不是要学习到凌晨,才肯睡觉。我这个学期,已经不止一次看到你的黑眼圈不断加重了,我曾经问过你的好朋友焉栩嘉,他跟我说过,你以前从来都没有这么拼过,经常会出去玩,去跳舞,也很爱笑,可我从来没见过你笑……”


        “你说的对,我很怕你会考过我,所以,我才会这么拼命地学习。”

        “那你又没有想过,你这样,会累跨自己!累垮了身体,你谈何跟我比?子凡,别这样了,我心疼~”

          听到这里,子凡有点乱,接着,又听到了一句,



          “子凡,我喜欢你,别再累着自己了,我心疼。”


           郭子凡彻底愣住了,赵磊见状,直接坐到郭子凡身边,扣住他的脑袋,亲上了子凡的樱桃小嘴……

  

          一吻过后,赵磊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戴在了郭子凡的手上说,

       

         “等我,十年后,我回来娶你,你就在     我想你酒吧        等我去接你。”

        

          可是现在……

         

         十年了,自从那一吻过后,自己就沦陷了……



          “赵磊,你个王八蛋,你当初走的时候,不是说,十年后,会在这个酒吧等我吗?我都来了,你为什么还没有到?”


          “子凡,我回来了,我回来接你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对不起!”

   END

         

祝我哥 @Eunice_余妄 生日快乐!墨墨最近一直在上课,一直没有长时间在家陪我哥,但是,哥,请记住,我还是爱你的!么么哒^3^

不想点梗,也可以让给我『可怜巴巴』

痕也:

时至今日我还是想问一句……


各位买了《年少,少年》的小天使们……目前还有 @CESITN💠@壹拾玖 两位太太的点梗没有出现……大家再看一看自己收到的书签,某一张背面是不是有一个logo?有的话就恭喜你中了可以点梗了呀!


你们要是不想点,可以让给我呀[期待.jpg]



占tag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