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浛mo

永远的白米饭,永远的紫薯宝宝!
不定时上线……

[磊凡]倌绝天下之一舞倾城(40)嘉嘉嘉凡沐磊

嗯,大赞!

垚垚妈:

          醉酒后的子凡可以说完全放飞了自己。
          吵着赵磊求亲亲,求抱抱,求飞高高。那个羞涩的小爱人完全不见了。照后来赵磊的话说,完全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让人爱不释手的那种。
          这功夫闹着在房顶看月亮,坐在赵磊的怀里,不断地扭动着,一次又一次考验着赵磊的忍耐力。赵磊的身体被撩拨得发烫,下身更是硬得要命。原本因为今天子凡受到惊吓,所以晚上没打算有所作为,现在忍不了了。
         低哑的声音在子凡的耳边说着“子凡,你在点火!”
         子凡却在酒精的作用下满眼媚色,挑着眉,在赵磊的薄唇上亲了一口。“我在哪里点火了!”
         赵磊哪受得了这个,捉住了撩完就跑的小嘴,不停的吸吮啃咬。子凡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磊哥,我错了,唔,磊哥——”
         赵磊恋恋不舍地离开那红肿水润的小嘴,深吸一口气,暂时压下欲望。要收拾小爱人也得回床上去,也不能在屋顶上就把人办了。
        “抱紧我,回去再收拾你!”抱紧怀中已经软成水的小爱人,一个跳跃跳下屋顶。快速向他们住的客房而去。
         进屋后,将子凡放在床上,返身关门。带着急切的心扑到床边。子凡躺在那根本没动,呼吸非常之均匀——睡着了。
         赵磊看着小爱人几乎无语了。不带这样的,你撩完,你睡上了,我怎么办?
         赵磊试着叫了一下子凡,子凡的酒劲上来了,就是打雷都听不到。
         赵磊非常挫败地将子凡的鞋子外衣脱掉,给子凡调整了一下睡觉的姿势,把被子给他盖好。想了想,又到旁边的小厅打了盆热水,拿帕子将子凡的头,脸,小手都擦了一下。又换了盆水,将子凡的小白脚也擦拭干净。将被子盖好,俯身在小嘴上又亲了一下,自己洗漱去了。
         将自己收拾干净,赵磊上床将小爱人搂进怀里,鼻尖传来爱人的馨香和淡淡的酒香,慢慢地睡了。
         同时间,另一间房里,老谷恨恨地叨咕再也不让小伍喝酒了。
        小伍喝完酒后,面色异常地红润,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那迷离的眼神和往常清纯的样子完全不同,带着几分的媚态。
        看得老谷心里痒痒的。手一滑,让小伍多喝了二杯。这回好,完全不醒人世了。这个后悔啊!看着床上只能看,不能吃的小伍就差仰天长啸了。
        自己的性福生活啊,叹着气,还是把人脱干净抱到浴房清洗干净。帮小伍穿上干净的衣服,将人搂进怀里,想的却是下次让小伍再喝点酒,几杯最好的问题。
        第二天早上,可谓是哀鸿遍野,几个房间里都发出了呼喊头痛的声音。
        老谷早就起来了,吩咐厨房煮醒酒汤。厨房的厨娘对于这么早能看见少爷还是吃惊的。直到老谷发出谷式冷漠气息,厨娘才反应过来。
        小伍捂着头醒来时,醒酒汤已经煮好了,老谷轻轻地吹着醒酒汤,哄着小伍喝下去。又让小伍枕在他腿上,用指尖贯注内力为小伍疏通头部筋脉。
       小伍带着笑容,享受着老谷的服务。
     “老谷,什么时辰了”
     “快午时了”
     “啊,你怎么不叫我,让几个小的看见还不得笑话我!”
      “没事,”老谷将小伍拉回来。“他们都没起来呢!”
      “哦,那我再睡会。”
       赵磊和子凡这边,赵磊早就起来了,在院子里练了一会扇功。正收功时看见了从房内摇摇晃晃走出来的子凡。
       赵磊忙走过去,将子凡搂在怀里“你怎么起来了,难受吗?”
       子凡在赵磊怀里可怜兮兮地说“磊哥,我头痛——”
      “活该,让你呈能喝酒。”嘴上说着,还是把子凡抱起来,放到床上。
      "来,先把醒酒汤喝了,我一会给你按摩一下。"
       子凡闻着醒酒汤的草药味皱了一下眉头,推开了“好难闻,我不要喝。”
      “乖乖地喝了,喝了头就不痛了。”赵磊非常有耐性地哄着。
      “不喝,不喝,说不喝就不喝。”小傲娇脾气上来了。
      “真不喝?”
      “不喝!”子凡看着眼前忽然放大的俊脸,一愣,磊哥那亲吻了多次嘴唇已经堵上了子凡的小嘴。
       从磊哥口里渡到子凡嘴里一大口带着草药香的液体。还没等子凡反应过来,一大口醒酒汤已经咽下去了。
       “还苦吗?”赵磊开心地笑着,看着子凡的小脸快速地布满红晕。
       “还要我喂吗?”子凡舔了一下嘴唇。赵磊看着那粉红色的小舌头舔过粉红色的小嘴,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太撩人了,怎么这么可爱呢。也没问子凡,一口把剩下的醒酒汤含在嘴里,奔向那撩人的小嘴。将口中的醒酒汤尽数渡到子凡嘴里,待他一一咽下也没舍得离开。
       良久,两人分开。子凡靠在赵磊的怀里喘息着。感觉慢慢回来,子凡觉得头还是很疼。
      “磊哥,你骗人,头还是疼。”
      “来,躺下,药效没那么快的。”子凡乖乖地躺下,感受到磊哥温暖的指尖在头上按摩。
      赵磊却在纠结要不要用内力为子凡疏通经脉:反正父王也看不见我是不是用内力了,先心疼子凡再说。内力透过指尖运行在子凡的头部经脉。子凡舒服得不得了
     “磊哥,右手往上点,左手往下点,再往下点,就是这。舒服。”
      相对两房的甜蜜蜜,栩嘉那边可以用苦兮兮来形容。
      大伯把醉酒的栩嘉背回栩嘉的房间。
      一路上栩嘉不停地闹,不得巳大伯把栩嘉放下,扶着走。一路上摇摇晃晃,一会唱起水调歌头,一会又推开大伯跳舞。
      大伯有口难言哪!:这都是什么酒量?这都是什么酒品?这都是什么事啊!
     栩嘉的酒劲上来了,抱住一颗树开始吐。大伯赶紧扶着,拍着后背,让他更舒服些。
     好不容易将栩嘉送回房间,放倒在床上,看着栩嘉被污物溅到的衣服,不由得头痛起来。
     大伯的标签是什么?强—迫—症!
     摇了摇头,将栩嘉的外衣鞋子脱掉,扔到了外面!
     打了盆水给栩嘉擦了擦脸和手。
     满脸通红的栩嘉睡得很不安稳,嘴中不停地叫着“母妃,父王。”
     这几天,栩嘉吃了清心丸后眼前不停地出现一些片段。这些片段连不到一起去,使他很苦恼。在哥哥们面前不好意思提,醉酒后反而显现出来了。
     大伯想了想,回自己的房间将七弦琴拿出来。弹了一曲静心曲。琴声缓慢优扬,有如山间潺潺流水一般。栩嘉在琴声的安抚下沉沉睡去。
      大伯叹了一囗气,给栩嘉盖好被子,回自己房间了。回到房间一看快四更天了。
      大伯的标签是什么—强—迫—症。
      不管多累必须把琴放到指定的位置,必须把自己收拾干净,必须把门窗关好,必须——。
      等大伯上床,天都快亮了。
      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了隔壁栩嘉醒来头痛的声音。
      隔壁的栩嘉醒来后,头痛欲裂。捧着头哀嚎着“小伍哥,子凡哥,我头痛——”
      这对于大伯这种对声音特别敏感的人来说这不亚于紧箍咒。
      强迫自己爬起来,穿好衣服来到隔壁。正好山庄的佣人送来了醒酒汤,大伯试了试温度刚刚好,忙端到栩嘉身边。
      “嘉嘉,把醒酒汤喝了,喝了就好了。”
      “什么味道,我不要喝!”
       嘉嘉,你和凡凡真是兄弟!
       大伯威胁栩嘉“嘉嘉,你要不喝我可灌了。”
       嘉爷表示我根本不受谁的威胁!“不喝!”
      “嘉嘉,这样,你把醒酒汤喝了,大伯帮你用内力疏通经脉,让你舒服点好不好。”
      “真的?”
       大伯一脸的无奈啊“真的!”
       栩嘉瘪瘪嘴,把醒酒汤喝了。
       大伯拿过枕头让栩嘉躺好,十指指尖在栩嘉头上疏理筋脉,不大一会,栩嘉就再次睡着了。
       大伯看栩嘉呼吸均匀,便把被子给他盖上。实在坚持不住了,倒在栩嘉床头睡着了。




大过年的,发点小甜文,下章白六该出发了。 么么哒!
今天大扫除,一大早上把文发出来,干活。
老规矩,小红心超20再更一章。

评论

热度(32)

  1. 墨浛mo紫海 转载了此文字
    嗯,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