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浛mo

微信,微博,QQ,乐乎,统一ID:墨浛mo

《乱世巨星》#47 【主X-FIRE四人】【犯罪刑侦无CP向】

终于更新了,感动到哭😭 @Summer阿玖 这就是那篇侦探文,跟你那篇很像的

_Haylee_:




47.


 


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中文名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当受害人在经历过巨大的创伤包括战争,自然灾害,强奸,恐怖袭击,虐待,家庭暴力后的四个星期内,重复且严重的出现回忆创伤经历,噩梦,焦虑,逃避,愧疚,暴力倾向等症状,并且持续超过一个月的时间,那他将被诊断为患有PTSD。


 


从行为学的经典条件反射理论角度来解释,人类会对同时或者相邻时间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两种刺激做出相同的应激反应,因此当他们再次接触到与创伤发生时类似的环境因素时,他们会做出下意识的恐惧或是焦虑反应。举个例子来说,当经历过战争并且患上PTSD的患者再次听到类似于枪响声的时候,他们会回忆起战争时的情况,从而产生焦虑的情绪。


 


而对于当年的汪老爷子来说,这些症状更突出的表现在了幻觉上。


 


当夏奶奶意识到自己的爱人患上心理疾病之后,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一定要治好他。


 


汪老爷子陷入了自己给自己编织的一段故事中,在那个故事中的夏奶奶在他离开后被日本军官强暴,从此便患上了心理疾病,他开始焦虑,极度的谴责自己,甚至不敢再和自己的妻子亲近,因为他认为自己的亲近,将会刺激妻子的‘病情’。


 


他也无法再去戏班工作,鼓点声对他来说就像是枪声,他一次次的回忆起‘老陆’在自己面前牺牲时的场景,敌人的大炮一瞬间便炸开了他的下半身,‘老陆’满脸的血,上半身却还在地上蠕动了十几秒,最终才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沉睡了。


 


心理疾病往往也会伴随着生理问题,汪老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他变得沉默寡言,逃避与一切人沟通。


 


两年之后,夏奶奶终于找到了当时留洋回来的徐荣胜,他那时已经是一名心理学博士,专攻就是PTSD。


 


那个年代的中国,人们对于心理病的认知远远不如现在。尤其是那个颇为封闭的小镇里,渐渐地大家对于汪老的认知便只剩下了,那个打完仗回来的‘疯子’,八成是‘中邪’了。


 


夏奶奶出身书香门第,她后来也自己读了不少这方面的书籍,因此在她的坚持下,汪老被送到了徐医生的诊所接受了长达八年的治疗。


 


汪老的病情非常不稳定,PTSD的伴随症状在他身上基本上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呈现。


 


对于徐医生来说,汪老是一位能够激起他兴趣与动力的病人。他同时也被夏奶奶的陪伴所打动,这对恋人曲折的人生让他非常想要努力的治好这位病人,至少让他们能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孩子。


 


治疗进行到第五年的时候,情况突然恶化了。


 


汪老的一只耳朵因为战后的后遗症原因,彻底失聪了。


 


突然而来的生理变化更加刺激了汪老的病情,在那之前,他被诊断出同时患有轻度的抑郁,而那之后,伴随症状则变成了更加强烈的GAD(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这甚至让他有了暴力倾向。


 


徐医生在发现夏奶奶身上的伤后,意识到了世态的严重,但同时,他又发现了汪老内心更加泛滥的愧疚,这让他看到自己这位病人的挣扎。


 


弗洛伊德将人的意识定义为本我,自我,和超我,当它们彼此之间产生矛盾,人们试图用自我防御机制来阻止他们并不渴望的本我时,他们便会产生这种挣扎。


 


汪老在渐渐的承认自己的病情,这或许是因为他心中对夏奶奶的爱意让他在作出伤害爱人的行为后产生了矛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因祸得福。


 


徐医生再接再厉,用认知学的治疗方式让汪老意识到自己的臆想是不合逻辑的,这样的治疗方式很缓慢,但是却是最适合当时的汪老的。


 


眼看着爱人的病情渐渐好转,夏奶奶的眸子里也总算染上了希望,徐医生一直对她有怜香惜玉之情,此时心里也是真的为她而感到高兴。


 


治疗的第八年,汪老的生活渐渐恢复了正常,也是那一年,已经年近四十的夏奶奶终于怀上了属于他们的孩子。


 


孩子的到来从某种程度上更加治愈了汪老的病情,他虽然还是会有短暂的焦虑,但在服药和心理开导的同时作用下,他已经能自己控制住大部分的情绪了。


 


事情的变故,发生在这个孩子,也就是汪念乔的父亲两岁那年。


 


“汪老虽然已经恢复了不少,但他聋了一只耳朵总归是没办法回到戏班去工作了,汪叔叔稍大一些后,汪老便进了工厂做工去了。”


 


故事听到这里,伍嘉成心里也不免唏嘘,他抿了一口咖啡掩饰自己的紧张,轻声问道,‘然后呢?’


 


“那个工厂第二年却发生了一次爆炸……”


 


伍嘉成听见自己‘嘶’的一声,下意识的吸了一口冷气。


 


“其实那并不是一场多大的爆炸。”徐中南叹了口气,‘但那却成了压垮汪老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的曾爷爷在汪叔叔出生后便回到加拿大了,那时候我的爷爷已经是十几岁的年纪,他在陪伴了自己的家人几年后再次回到镇上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变了。”


 


汪老的暴力倾向从对他人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我的曾爷爷回到汪家的时候,汪老当着年仅五岁的汪叔叔的面割腕自杀,而夏奶奶已经晕倒在房间里,满地的鲜血加上儿童的哭声,我的曾爷爷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画面,他陷入了自责,认为是自己的离职造成了那一切。”


 


就算夏奶奶再爱自己的丈夫,她也终于要在长达十几年的折磨中崩溃了。


 


谷嘉诚皱了皱眉,问,‘因此你曾爷爷便带着夏奶奶离开了……那汪叔叔呢?’


 


徐中南叹了口气,说,‘这便是我曾爷爷内疚了一辈子都无法释怀的事了,他在汪老最需要关怀的那个时候,竟然因为自己的情绪泛滥,毫不理智的将夏奶奶和汪叔叔一起带离了他的身边……’


 


谷嘉诚叹了口气,‘无法想象被剥夺了一切社会支撑的汪老是如何度过那段日子的……’


 


“汪叔叔的年龄只比我父亲大五岁,因此我的爷爷几乎是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儿子来疼爱,但对于离开了爱人和家乡的夏奶奶来说,一切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徐中南说,‘我的爷爷子承父业,从事的也是心理学研究,我在他的记录中找到了他对于夏奶奶状态的描写,非常的不好……’


 


“我的曾爷爷一直到离开人世,都没用勇气再回国去看过一次汪老,夏奶奶的后半生几乎将自己缩在了我家老宅的阁楼里,直到她在汪叔叔十八岁那年因病离开,我的爷爷才带着刚刚成年的汪叔叔回到了那个小镇。”


 


出乎意料的是,汪老竟然建在,他那时虽然是六十岁的高龄,但模样看上去却像是八九十了,一双眼睛浑浊不清,佝偻着腰,在看到我爷爷身后的汪叔叔时,竟然流下了眼泪。


 


或许是血缘的作用,汪叔叔竟然完全不害怕这个镇子里的人嘴里的‘老疯子’,我的爷爷在征询了他的意见后,同意让他留下来陪伴这个老人继续生活下去。


 


出乎意料的是,从小在国外长大的汪叔叔很快就适应了镇子上的生活,他靠着自学考上了城里的大学,镇上的人都说,那老疯子是走了大运了,竟然在这个岁数得了这么有出息的儿子。


 


在汪叔叔心里,自己的父亲却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他最爱做的事就是在院子里远远的站着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那双浑浊的眼睛却像是发着光的,只有自己能看到那背后复杂的情绪。


 


是一个父亲对于自己儿子的愧疚,想念,又融合了骄傲,总之,汪叔叔便在那双充满爱意的目光注视下读完了大学。为了照顾老人,他拒绝了徐爷爷的邀请,留在国内读研,也是那时候,他认识了汪念乔的母亲。


 


父子俩之间的话不多,有的时候老人喝了点酒,那双眼睛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光,他才会哆哆嗦嗦的问自己几句关于母亲的事。


 


“你妈妈……你妈妈她过得好么?”


 


每到这个时候,汪叔叔都会偷偷用手背擦掉自己眼角的泪水说,‘她已经不在了……’


 


“哦……不在了。”


 


老人愣了愣神,又问,‘那她离开前,过得好么?’


 


“嗯,她过得很好。”


 


与其让父亲知道母亲后半生的痛苦,倒不如给他一个幸福的假象,那时候二十出头的汪叔叔就是这么想的。


 


他说,母亲在去到加拿大的第二年就因病去世了,但她离开的很安详,她也很想念父亲,托付我成年后一定要回国陪伴在您身边。


 


老人点了点头,他习惯性的揉了揉自己受过墙上的手臂,留给他了一个孤独而又倔强的背影。


 


“这段故事从我的曾爷爷开始讲给了我的爷爷,我的爷爷又讲给了我的父亲,而我的父亲最终把它告诉了我。”徐中南说,‘但或许这就是缘分吧,我与念乔相恋了。’


 


伍嘉成不免惊讶道,‘你并不是……特意……’


 


徐中南苦笑道,‘我虽被这段故事打动,但还不至于变态到去找故事里人物的孙女谈恋爱的地步……’顿了顿又道,‘但或许是因为我小时候看过夏奶奶的照片,念乔又与她长得七分相似,我的潜意识确实也让我更加的注意她了。’


 


伍嘉成点点头道,‘但后来的一件件巧合,让你不得不相信,自己的女朋友确实就是当年故事中汪老的孙女。’


 


徐中南点头道,‘我们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总是要见家长的,我爷爷去世得早,但我的父亲小时候同汪叔叔一起成长了十几年,他们自然是记得对方的……’


 


谷嘉诚思考了片刻,问,‘所以汪叔叔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伍嘉成惊讶道,‘只有小乔还被蒙在鼓里……’他又问,‘为什么?为什么用这种方式?’


 


明明可以用更直接的方式对汪念乔解释,却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伍嘉成又忍不住问,‘如果小乔没来找我们,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徐中南说,‘把夏奶奶在加拿大的那几年写的日记以同样的方式发给她……我想让她知道真相……但是我又……’


 


“你又害怕。”谷嘉诚说出了他没有说出口的话,顿了顿又道,‘你和你的曾爷爷一样,对汪家心中有愧。’


 


徐中南叹了口气,道,‘你们或许会觉得我矫情,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害怕念乔知道真相,但同时我又不想瞒着她……这样矛盾的情绪趋势下,让我选择了折中的方式。’


 


“那邮件是我用我的电脑定时发送的,我把我的电脑留在她家,只不过是认为这样的方式能够引起她的注意。”


 


事情的真相完全揭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伍嘉成只能庆幸自己在来到咖啡厅后就拨通了汪念乔的电话,否则他不知道他该如何对自己的好友转述这段故事。


 


伍嘉成把手机拿到桌面上,点开了免提。


 


“小乔,你都听到了。”


 


徐中南的表情一僵,不敢相信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画面,上面显示已经通话一个小时二十分钟。


 


汪念乔的声音隔着话筒传来,她听上去情绪还算稳定,只是稍稍有些颤抖。


 


“中南……”


 


徐中南‘嗯’了一声,视线闪躲。


 


“下个月我有休假,陪我回趟家吧……”


 


徐中南愣了愣,他猛地抬起头。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汪念乔的这个‘家’,指的是哪里。


 


他终于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温柔的应道,‘好。’


 


——


 


咚咚咚


 


汪念乔从回忆中收回思绪,抬眼,便看到了男友在车外敲打车窗。


 


她连忙摇下了车窗,对上男友闪着光的眸子,心跳不禁也加快了。


 


“怎么样?”


 


徐中南从地上搬起了一个箱子,上面落了一层灰,他也没顾忌,举到了汪念乔面前。


 


汪念乔眼睛一亮,‘你从哪找到的?’


 


“你爷爷年轻时待的那个戏班,我问班主记不记得一位姓汪的老人,他就把这个给我了。”


 


汪念乔惊得合不拢嘴,连忙开了车门让他进来。她接过箱子,打开盖子后里面的灰让两人都呛得直咳嗽,好半天才缓回来。


 


再看清里面的东西时,汪念乔终于没再忍住眼泪。


 


“是爷爷的日记……”


 


那里面整整的一箱子,都是夏奶奶离开后,这个老人在日复一日的孤独中写下的日记。


 


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沙沙的翻页声。


 


“爷爷说,你曾爷爷带走奶奶是正确的决定,他从来没有怪过他老人家……”


 


“我想把这些念给奶奶……”她抬头,对上男友的目光,两人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夏奶奶的骨灰过几天就能送回来了,到时候等二老重逢了,你再念给他们听吧。”




——




这帕写完才发现让少年们打酱油了T.T




不过总算讲完了这个长故事 




下一个故事就以破案为主啦 然后也是最后一个故事




昨天在群里和几个姑娘们聊到这书完结之后的事 我一直有打算印实体的 现在基本上是两个计划




A.) 我自己印几本 完结之后做一个长评征集 然后抽3-5个人送实体




B.) 如果有超过一定数量的读者想要实体 那可能会找个厂子印出来然后还是会抽几个读者送 没有抽到的大家也可以买




嗯 初步是这么想的 希望这更之后大家可以在底下留言你们的想法 我心里比较有个底




或者进群讨论 217833891




这篇不知不觉写了一年 非常感谢大家的陪伴 再次鞠躬 

评论(4)

热度(51)

  1. 墨浛mo_Haylee_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更新了,感动到哭😭 @Summer阿玖 这就是那篇侦探文,跟你那篇很像的